以前,在战士入党、士兵考学等基层敏感事务上,时常有领导和机关干部插手干预,使一些能力素质强的官兵进步受挫,反而杀出一些素质偏弱的“黑马”,伤了官兵的心。余保忠告诉记者:“一头是领导干部的电话、条子,一头是官兵的渴望期盼,两头难以兼顾,常常让我左右为难。”【详细】